老兵之家

老兵之家

我们一起守望
时间:2016-10-26 09:37点击:0作者:来源:

“杨姐,告诉你一个好消息!一个志愿者看了你们发的寻人启事,向我外公提供了他三哥当年参加远征军的很多资料,非常感谢你们一直以来帮热心宣传,代我向你们全家和馆上的工作人员问好!”一大早,一条来自成都的短信让我心情瞬间变得美美的。

640.webp.jpg

             因工作需要,我和讲解部的同事共同负责接待远征军后裔查墓寻亲工作,每天,我们都虔诚的细细阅读、核对、登记每一封来信,3—52、8—9……每一个数字都代表一位远征军最后的栖身之所,中国远征军名录墙上这10万多个远征军人的名字和这一串串数字,一次又一次震颤我们的心灵。在和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远征军后裔们一次又一次的接触中,我们收获了太多的泪水与感动,更深感自己的工作是多么的神圣而有意义。

640.webp (1).jpg

            那是去年8月的一个中午,一位来自成都的何奇凯爷爷找到我,要查询三哥何奇海的下落。76岁的何爷爷反复跟我说,当年15岁的三哥是主动去当兵的,后来曾从成都寄回一封信给家里,说被编入中国远征军,近期部队要开赴印度抗日,从此几十年杳无音讯,父母在世时一直念叨找寻哥哥的下落。这次老人专程约上外孙从成都来到滇西抗战纪念馆,希望能在有生之年打听到三哥的下落,了一生夙愿。

640.webp (2).jpg

我查遍了10万多中国远征军名录墙的资料,没有找到何奇海三个字。许是看我内疚,何爷爷反倒安慰我说,当年参战的人太多,三哥多半是战死他乡了,暂时查不到也没事的,他想买一个花圈,去祭拜一下长眠于国殇墓园的抗日英烈,为他们上柱香、敬杯酒。

640.webp (3).jpg

第二天一大早,何爷爷就到国殇墓园买了一个花圈,亲笔书写的挽联上落款五弟何奇凯,并捐款500元,寓意他是何奇海的五弟,也是所有长眠于地下英烈的五弟。看着甬道上手捧菊花拄着拐杖蹒跚走来的老人,我的鼻子一阵阵发酸。在忠烈祠,何爷爷为抗战英烈献上花圈,虔诚地点上一炷香,无法抑制情绪的他含泪喃喃:“哥,我来看你了,家里现在好好的呢,如果你还在世就给家里回个信吧!”旁边的我忍不住潸然泪下;在远征军纪念广场,何爷爷在一块块序列墙上不断找寻哥哥的名字,却没有找到一个类似的姓名,那瞬间黯淡和失望的眼神让人无比揪心。

640.webp (4).jpg

临别时,我答应何爷爷帮他查询远征军何奇海的相关资料,并借助网络平台,转发了老先生的寻亲信,希望热心人士能为他提供一些寻亲的线索,了却他们全家人多年的心愿。一年来,何爷爷的女儿和外孙一直和我保持短信联系,字里行间都是感谢。我的举手之劳收获了一份真挚的,这是多么幸运的事!

640.webp (5).jpg

今年70岁的李明有系原中国远征军第三十六师军医李介甫之子,上月,李老偕夫人从重庆来到滇西馆咨询父亲名录的相关事宜。李老在讲解员小伯的陪同下参观了滇西馆,向接待他的杨馆长提供了父亲李介甫的相关资料,在和杨馆长的交谈中,李老几度哽咽,他说:“希望贵馆能将父亲的名字刻上中国远征军名录墙,我们这些后裔不需要国家的补助,只要能得到认可就行!”杨馆长对李老及夫人的到来表示欢迎,并承诺今年内完成2016年的新增远征军名录刊刻工作。李老表示待名录上墙后还要带上家人再来一次,并捐款2千元人民币用于修缮国殇墓园。

640.webp (6).jpg

开馆至今,我馆共接待了3000多远征军后裔电话或到馆査墓寻亲,并于2015年9月在中国远征军名录墙上新刊刻了1295名远征军及南洋机工名录。目前此项工作仍在继续……

图文:杨荣华   伯雁婷

编辑:杨荣华

审稿:杨素红

【打印正文】
下一条:没有了